知秋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時間之墟 > 第4章 停轉之日(2)

第4章 停轉之日(2)

小說: 時間之墟      作者:寶樹

橋下的四環馬路上,各式車輛也都排成了親密接觸的長龍,一眼望不到頭,仿佛兩條并臥的鋼鐵蜈蚣。如果是車禍,那肯定是世界上有史以來最長的車禍現場。幾乎沒有地方沒有撞車的,無數車體被撞得橫七豎八,像倒下的多米諾骨牌。至少幾十輛翻倒的車還在燃燒著。有的地方甚至幾十輛車追尾在一起,車縫隙間隱隱可以看到一具具不完整的尸體。韓方向東面市中心的方向望去,看到遠方也有一道道黑色的煙柱升起,宛如烽火臺的狼煙,染得本來霧霾沉沉的天空更加陰森,慘白的太陽剛剛升起,在陣陣黑云中時隱時現。

一場恐怖怪異得不可思議的噩夢。對,是夢,一定是的。

韓方咬了一口自己的手指,果然像夢中一樣,感覺不到疼痛。難道真的——

片刻后,刺骨的疼痛傳來——極度的震驚甚至延緩了他的生理反應。

韓方甩著手,告訴自己一定要鎮定下來,竭力讓大腦保持正常運轉:顯然,這不只是城市一角的暫時性混亂,肯定整座都市都包括在其中,甚至可能包括整個國家,整個世界。

可究竟發生了什么?一切似乎都是在一兩個小時之前發生的,對,就是自己醒來前那一刻,那時候,發生了什么?

韓方感到了令他渾身冰冷的寒意。自他有生以來,從未遇到過這樣的騷亂。自然,過去有非典,有一些地區騷亂和群體事件,但都不能與之相比。眼前突然出現的,不是別的,而是一個世界的猝然崩潰。韓方隱隱覺得,不論發生了什么,今后一切都會完全不一樣。

而這一切他全無準備,天哪,雖然他也聽過什么“2012世界末日”之類的說法,但他心底從未相信過半個字。昨天他還和同學們計劃著考研、工作以及找女朋友這樣的“人生大事”,而今天,熟悉的世界在他面前分崩離析。或許他的生命也會在幾小時內結束,也許他應該趕緊跟家人告別。

事后,韓方才知道,這種想法何其可笑。但當時在慌亂中,他只想要聯絡家里,聽到父母的聲音。似乎這是他在世界上唯一能夠指望的安慰。

韓方拿出手機,想給在老家的父母打電話,手機屏幕好像有些不對勁,但他沒留意,直接撥了家里的號碼。

占線,一直占線。想來,現在一定有不知幾百幾千萬人都想給親人朋友打電話呢。

打了七八通后,韓方不得不收了手機,現在能指望的只有自己了。他定了定神,發現身后不遠處有一個早點攤,攤主正忙著收拾東西,想要走人。韓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奔過去,叫住他問:“等一下……請問你究竟出了什么事?”他驚恐地發現自己的聲音里都帶著哭腔。

攤主惶恐地搖頭,操著不知哪個地方的口音說:“我不曉得,我哪能曉得?”

“可這周圍怎么會這么亂?”

“一下子就開始了……”攤主說,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我本來在屋里頭安安穩穩睡大覺,忽然就到了這里……”

“等等,你說‘忽然到了這里’,什么意思?”

“我說,”攤主竭力用普通話說,“我本來睡得好好的,忽然感到有股冷風吹著,然后有撞車的聲音,睜開眼睛,清醒過來的時候就發現自己坐在這里了,可不嚇死個人!中間出了啥子事,怎么去想也想不起來。”

活脫脫又一個鄭志,韓方想,這些事情一定相互有某種聯系,某種根本的共同原因……

“您……平常是在這里擺攤么?”

“對呀,每天六點不到就來了。有很多人早起上班,在我攤上買早點和報紙,生意挺不錯。可是今天,全亂套了,先是撞車,死人,然后很多人開始跑來跑去,哭啊叫啊的,好像連天都要塌了,哪個還來買報紙……我也嚇得跑到一邊躲起來,剛剛才跑回來收拾。”

“等等,您這兒有報紙?”韓方問。

“對,有《北京晨報》《新京報》《京華時報》……”

“行行,今天的報紙給我一份!”韓方問,懷著僥幸想,也許報紙上會提供一些信息吧?

“奇怪就在這里。”攤主說,“沒有今天的,所有的報紙都是昨天的,怎么想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你看!”

他抽了一份報紙給韓方,韓方先是看到上面的日期:

2012年10月11日(周四)

的確是昨天的報紙,就在10月11日中午,宣布了中國作家莫言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那是昨天的事了。但這報紙上沒有任何諸如莫言獲獎之類的最新新聞。

昨天的……韓方心中一動。他抬起左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盤。那是上大學時父親送給他的黑色西鐵城石英表,有日期顯示。

2012年10月11日,08:36。

時間停留在昨天早上,不,不是“停留”,至少秒針還在不斷移動著。

韓方還不敢確定,又掏出手機,日期同樣是11日,難怪他剛才隱隱覺得不妥,因為日期不對。

“您有手機或者表嗎?給我看看時間。”韓方對攤主說。

攤主把手上戴的電子表給他看,果然,也是10月11日,早上八點半多。

昨天早上。韓方想,時間都是昨天早上,二十四個小時前,關鍵或許就在這里。

昨天早上,他的那管牙膏還在。

昨天早上,劉燁也沒有借那些莫言的小說。

鄭志當然也沒有踢球踢斷腿。

當然也不會有今天早上的新聞和報紙。

這樣一切都說通了。雖然整個事件還是一團亂麻,但是韓方終于明白了關鍵的一點:

無論聽起來有多么不可思議,事實是,時間以某種方式退回到了一天以前。

【“等等……”劉燁說,“你是說穿越?你穿越到了一天以前?”

“不是我穿越,是整個世界的時間退回到了一天以前。”

“那有什么區別?”劉燁不解。

“這個……”韓方苦笑說,“當然有區別,非常、非常重要的區別。”】

【第1日·慌潮】

“各位老師、同學、校工,下面播放緊急通知:據中國科學院國家天文臺的測量,由于地球附近局部時空出現了原因不明的畸變,導致全球的物理時間倒退了二十個小時左右。具體數據和原因有關專家正在加緊研究,很快會給出詳細解答。目前請大家盡量待在室內,不要外出。重復一遍,請大家盡量待在室內,不要外出……”

隱藏在燕大校園各個角落里的大喇叭好像潛伏的民兵,在緊要關頭被全方位動員起來,一遍又一遍毫不疲乏地廣播著沒有任何意義的所謂通知,但至少傳達給驚恐的聽眾們一個明確信號:我們還在這里,還在收拾局面。在今天,這多少是一顆定心丸。

已經過了十二點。韓方跟著室友們從本樓的電視房出來,對國家主席的臨時電視講話還記憶猶新,雖然口頭上讓大家放寬心,但韓方記得最清楚的就是老人那雙拿著稿子都在不住顫抖的手。

幾小時前,韓方失魂落魄地從外面回到寢室,又見到了謝東他們,彼此的見聞大同小異,確認了周圍的一切都回到了一天之前的狀況,只除了人的記憶。沸反盈天的網絡各大論壇進一步證實了這一點,遇到各種不可思議現象的人們在上面交流信息,傳播謠言。然后就是國家領導人的電視講話,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據網絡上的消息說,世界其他國家也都一樣。

“他媽的連時間都感染病毒了。”馬小軍哭喪著臉,“說不定過一會兒就會倒退回三十年前,那時候咱們都不存在了!”

韓方一驚,馬小軍的說法雖然匪夷所思,但在這種時候,沒人敢說絕對不會發生。他緊張兮兮地看了一眼表盤,三根指針優哉游哉地按照自己的步子轉著圈,和平常沒有任何區別。

“一下子不存在倒也罷了。”謝東說,話聲中帶著抑制不住的寒意,“如果再回到一兩天前,說不定會在什么馬路上或者車子里。就像今天……”

韓方明白他的意思。早上造成大量死傷的主要原因,他們已經大致猜到:每一個人的意識都從半夜三四點被拋回到前一天的清晨六點多,許多司機仍然在熟睡中就出現在駕駛座上,手握方向盤,絕大部分事故在隨后幾秒鐘之內發生。當然,即使當事人非常清醒,面對這種完全不可思議的場景切換在頃刻間也反應不過來,最后結果不會有多大差別。

“還有火車、地鐵,特別是起降階段的飛機。”劉燁盯著自己的聯想筆記本說,“現在國內外已經有多起墜機的消息了。紐約掉了一架空中客車,直接砸在帝國大廈上,整座樓都塌了,破壞堪比911,看,這里有人剛拍了照片發上來。”

眾人的第一個反應,倒不是去看照片,而是去看窗外有沒有飛機的蹤影,好在暫無發現。

“這里說,現在奧巴馬在白宮也發表臨時講話了。”劉燁又說,“奧巴馬那家伙當場號啕大哭……好像說美國情況比我們還慘,簡直是尸橫遍野……”

事后他們知道,這和時區有關。東亞地區算是比較幸運的,早晨六點多,大部分人在睡夢中,醒來后逐漸發現真相,多少有一些心理緩沖。但在西半球,“時間跳轉”之前是倫敦時間11日晚上七點,美國東部時間11日下午兩點,西部時間上午十一點,絕大多數人還都是清醒的,第一時間就發現了自己在一剎那中跳回到了前一天的某一時刻。這個完全不可思議的現象在全球范圍內掀起了空前的混亂。世界在一剎那陷入崩潰,本來平穩有序的大街上,所有人同時驚呼起來,大嚷大叫,四處逃竄,卻不知往哪里逃,汽車彼此飛撞,飛機如隕石般墜地,相互踐踏而死的不計其數。

人們一直也沒來得及進行確切的死者統計。但據粗略估計,在第一天的頭幾個小時里,全世界至少有九千萬人因為大混亂中的各種原因而莫名其妙地死去,車禍、火災、墜機、暴亂,等等。超過歷史上兩次世界大戰,也許超過它們的總和。

后來,這被稱為虛空紀的“脫軌時代”。

討論自然討論不出什么結果。馬小軍出去打聽消息,韓方又給家里打了幾個電話,總算打通了,父親在電話那頭說,他和母親倒是沒事,但有一個堂弟聯系不上,現在正在幫忙找。其他幾個室友也陸續聯系上了老家的親人,各自都有一些損失,但總算人還都在,最嚴重的是謝東的阿姨,被一輛車撞了,性命垂危。

“我說你們還在寢室里干什么?”馬小軍忽然推門沖進來,“快去買吃的!”

韓方倒是沒感到餓,但是肚子卻好像響應號召似的叫了兩聲,一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他才想起來自己從起床到現在都沒有進食。

看到房間里三個人好像還不明白狀況,馬小軍急了,“今天食堂都沒開,有內部消息說學校打算把冷庫里所有食物都囤積起來,以后會實行配給制,一人一天就一個饅頭!現在樓里的人都去外面的超市搶吃的,遲了連狗糧都搶不上!老管他們都去了,咱們趕快啊!”

“現在超市還開門?”韓方有些詫異地問。

“幾家大超市下午剛開,我也是剛聽到的消息。”

“可學校廣播不讓我們留在寢室里嗎?”

“你信學校廣播?等著餓死算了!”

十五分鐘后,韓方一行走在仿佛內戰中敘利亞城鎮的大街上,已經全城戒嚴,街頭有武警巡邏,有拖車在進行清理,但路面要清干凈還不知要花多少時間。許多平時門庭若市的商店都關著門,一派凄清,不過卻有不少行人拎著購物袋從四面八方奔向中關村廣場的家樂福超市。

一進超市,一股夾雜著刺耳喧囂和各種氣味的熱浪迎面撲來。和外面的冷清肅穆相反,這里簡直是人山人海,貨架間被擠得水泄不通。人們就跟不要錢似的,把糧食、面包、火腿等食品拼命往包里塞,好多架子已經空了。

當然,并非真的不要錢,還是得排隊付賬。非常時期,出口的收銀臺站著不少保安和配槍警察,警惕地盯著洶涌的人潮。在警棍和槍口下,誰也不敢稍起哄搶心思。但在超市里就不一樣了,許多人開始為了一包花生米或者一袋麥片的歸屬大打出手,地下都是撒落的商品,場面混亂不堪。韓方看到一個中年大媽推著一輛裝得滿滿的購物車,吃力地向出口走去,忽然在貨架下看到還有幾包剩下的泡面,又俯身去拿。誰想等她爬起來,購物車已經被一群白領男女圍住,紛紛爭奪里面的大米、面粉和干肉。大媽坐在地上捶胸頓足,哭罵不已,也無人理會。

而這些人昨天還在淘寶上網購芭比娃娃和進口化妝品呢,韓方想。世界就是這樣,我們的秩序建立在衣食無憂,安全無虞的基礎上,一旦這些受到威脅,文明就會像輕薄的面紗一樣脫落,露出赤裸裸的本性。特別是我們的國度,碰到什么事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囤積食品,非典的時候搶方便面,日本核泄漏的時候搶食鹽,雖然今天大部分人沒有經歷過饑荒歲月,但是這種憂患意識還是保留在民族基因里。

但今天的災變真的需要囤積食品么?還是大家未經思考的從眾心理?當然,確實也很可能,這是從未見過的災難,我們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么事……

“小方,你看那邊是誰?”謝東拉了拉他的袖子。

順著謝東指的方向,韓方看到五六個女孩子在貨架前和人爭執著什么,仔細一看居然都是熟人,領頭的是班上的團支書和“班花”蔣雪婷。后面站著的大部分也是本班的女生:林莎莎、邢娜、彭蕓、羅菲、沈丹……

“謝東、韓方!”蔣雪婷看到他們,眼前一亮,“你們來評評理,這盒曲奇餅干明明是我們先拿到的,這些人不講道理,硬要搶!”她胸口抱著一個不大不小的餅干禮盒,看來這就是爭執的根源。

“是我們先在架子后面發現的。”另一方一個瘦高的眼鏡男不服氣地說,“你們看到我們想拿,才過來先搶到手里!”

謝東聽了幾句,已經明白了大意,上前一步:“哥們兒,哪兒有先看到就歸你的規矩,否則你一眼把架子上所有的商品都看到了,難道都歸你不成!”

東聽了幾句,已經明白了大意,上前一步說口下,誰也不敢稍起哄搶的

對方七八個人,有男有女,本來占了上風,但看這邊來了四個膀大腰圓的男生幫忙,未必能有勝算。對峙片刻后,眼鏡男故作大方地揮揮手,“算了,不就是一盒餅干嗎,讓給你們了,我們走!”

“誰叫你讓?本來就是我們的!”蔣雪婷不甘示弱地回擊。

“算了算了。”謝東息事寧人,轉向蔣雪婷她們,“你們怎么在這里?”

蔣雪婷嘆了口氣,“我們也是想來買點吃的,學校里的商店里什么都沒有了,只好冒險出來。結果這里好多東西也沒有,有的也搶不到,就發現這盒曲奇餅干,那些人還不講道理來爭奪,多謝你們幫忙解圍啦。”說著甜甜一笑。

超市遇故知,肚餓見真情。眾人聚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說了半天,倒比平時上課要親近多了。謝東看這樣也不是辦法,建議分成幾組,每組兩三個人,為了安全男女搭配,去掃蕩超市不同的角落,看看能找到什么。這個建議得到了所有人的贊同。

韓方和林莎莎及彭蕓被分在一組,去找罐頭食品。林莎莎是一個有些靦腆的羞澀女孩,平時和韓方都沒說過幾句話。彭蕓也是神色淡漠,她在班上成績排名第一,號稱“學習超女”,也不愛和男生打交道。

“你沒事吧?”走了一段路,韓方看林莎莎臉色慘白,眉頭緊蹙,不由問她說。

林莎莎撫著胸口,想說什么,還沒說出口,忽然扭頭一陣干嘔。

“我上午也是的。”韓方自覺理解她的感受,“這一路過來,路邊那些死尸,簡直……”

林莎莎直起身,朝他虛弱地一笑,眼里卻帶著淚光,“我……我真的快發瘋了。本來根本不想出來的,可是怕別人都來了只有我一個人,那樣更可怕,所以……”

“我明白,今天的事,沒人能受得了……”

韓方說了一半,忽然說不下去,驚訝得連眼珠都快掉下來。他看到彭蕓靠在一個空空如也的貨架邊,不知從哪里變出一本袖珍《GRE單詞手冊》,低聲誦讀著。

“這時候你還看GRE?!”

喜歡《時間之墟》嗎?喜歡寶樹嗎?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

大小单双怎么看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