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秋小說網 > 軍事小說 > 斑斕·畢業了,當兵去 > 第46章 云白(2)

第46章 云白(2)

小說: 斑斕·畢業了,當兵去      作者:豐杰

我咽了一口口水,試圖為自己的狹隘自私找借口,“安哥,我知道你的夢想,可是你也需要考慮現實。你和吳曲,兩個重點大學的學生,就要守在這窮鄉僻壤里度過一生嗎?你可以安于清貧,可吳曲怎么辦?她來這里的目的,也許并不如你那樣崇高,如果你不在這鬼不生蛋的地方當兵,她會當什么山村女教師嗎?”

安哥的眼神黯淡下去,他把頭輕輕地垂下來,望著地上的荒草愣神。

“即使吳曲陪你犧牲陪你奉獻,可你是否想過將來的孩子?他要成長,他要上學,他要接受好的教育,而不是在這山溝溝里搓牛糞蛋蛋——”

“夠了,拙子!”安哥伸出左手示意我停下,“你說的都對,也十分中肯。但是我想告訴你,這個年頭人人都顧著自己,但是總得有那么幾個人顧著別人,顧著這個社會,這個民族,這個國家。”

“拙子,我心意已決,如果不能提干,只要部隊愿意接收,我就轉士官,一期、二期、三期、四期……直到部隊不需要我的那天為止。”

“好,我敬佩你,也尊重你的選擇,”我拍拍安哥肩上的兩道拐,“但我不會陪你走下去。”

我兀自苦惱。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周遭的環境。為什么普洱、安哥那般純粹的軍人在部隊難以生存,而蠅營狗茍尸位素餐之徒能青云直上?這支在戰火硝煙中贏得世界尊重的軍隊在現代化、信息化、高科技等眾多時髦頭銜中是否迷失了自己?我們的對手是誰?我們的目標是什么?和風細雨,數十年的安寧有沒有風化曾經堅固的城墻?承平日久,在現實之洪流的沖刷下我們遺失了什么,又保存了什么?誰是支撐這座“鋼鐵長城”的基石?誰只是墻頭搖晃的狗尾巴草?

我聯系上黃文,求她辦一件事。

“別賣關子了,你說。”

我簡要講述了安哥和吳曲的故事,“你幫忙把林安邦的事跡好好報道一番,不要回避他的愛情故事,但最好是從積極的方面寫。”

“你想干啥?”

“盡我所能,幫幫他。”

“你瘋了吧,現在他這個幾乎已經有結論了,士兵在駐地談戀愛是違反了條令條例的。”

“這樣說來,我也違反了。”

“咱們這個無憑無據,他那個是人盡皆知了。誰不知道列兵和未婚妻的故事啊?”

“所以啊,需要你幫忙從正面引導。”

“夏拙你知道嗎?如果三選二的話,其實就是二選一。”黃文在電話里頓了頓,語調低沉地說,“你和林安邦,競爭一個名額。”

“我知道。可是你不知道,他是一個純粹的軍人,部隊需要他這樣的人。”

“可我需要你!”電話那頭黃文哭了。

“好吧,”我嘆了一口氣,“如果你實在不愿意幫,就算了。”

那天晚上(準確地說應是第二天凌晨),我被一陣雷聲驚醒。我翻身起床,有些驚恐地看了一眼窗外。炸雷滾滾,道道閃電在圍墻外面的荒山上劈開空氣,把一切都照耀得慘白。雨聲嘈嘈,落在屋頂晾衣場的鋼化玻璃上,發出清脆的擊打聲,聽上去不像是雨水,而像是小石子在敲打一般。我把頭伸向窗口,用鼻子深吸了幾下,聞到了久違的泥土腥味。我再次躺下,卻噩夢連連。我心生恐懼,不敢再睡,于是起身把被子捂在胸口,坐在床上等天亮。

雨下了整整一夜還沒停歇,等第二天起床,竟然發現門口的籃球場幾乎變成了游泳池。由于排水口堵塞,門前的積水幾乎要漫過臺階,灌進營房里來。好大的雨,老兵們開玩笑說,再下兩天,我們又要準備抗洪了。

早飯吃到一半,通信員急匆匆跑過來,喊道:“連長,指導員,機關打電話過來,讓你們馬上過去開會。”

軍令如山,連長、指導員扔下饅頭就跑了,留下我們面面相覷。

伍衛國說,這么火急火燎的,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我說,莫不是真的要抗洪吧?

伍衛國看看我,沒說話。他總是用沉默來表達對我的不屑。

會開了似乎很長時間,上午十一點,連長和指導員終于回來了。他們給我帶來一個噩耗:

昨晚突降暴雨,旅8810號陣地周圍山體滑坡,擔負陣地值班的上等兵歐陽俊為保護陣地防止泥石流灌入,用自己的身體堵住了陣地一側的通氣孔,有效阻止了泥漿對里面的導彈武器裝備的損壞,自己卻不幸犧牲。

“指導員,”我淚眼婆娑,“你說的……犧牲的上等兵確實是……歐陽俊嗎?”

指導員的眼眶里也含著淚水,“是的。遺體已經挖掘出來了,現在就在禮堂放著。”

我沖進雨里,蹚著渾濁的積水奔向禮堂,向我的哥們兒歐陽俊跑去。

他并沒有躺在擔架上,而是蜷著,腹部依舊像頂著什么東西似的弓著。這個姿勢不夠帥氣,和他平日里玉樹臨風的形象大相徑庭。他的表情也不如往常淡泊:眼睛和嘴都死死地閉著,五官在臉上擰成一團麻花狀,雖然來這里之前有人為他進行了清洗,我還是看見了他鼻孔里、耳朵眼里已經結成塊狀的泥漿。

“歐陽俊,你別裝了,快起來!你快起來!”我像在湘大104舍催他上課一般輕輕推了推他的胳膊,沒動靜,我又加大了力氣,他整個人都挪動起了,卻還是那個姿勢。“哥們兒,你別裝了,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我一條腿跪在地上一邊搖他一邊乞求,“狗日的你起來啊!你快點起來啊!你還要提干呢!你還要扛星呢!”我“哇”地一下哭了起來。

那天,警衛連的幾個兵一起用力,費了許多力氣終于把歐陽俊的遺體掰直了。遵照旅長指示,軍需倉庫挑了一套最合身的嶄新的春秋常服給他,在我和林安邦的乞求下,我們兩個為他擦了個澡,清理了他頭發縫里和鼻腔、口腔里殘余的泥漿,并把新衣服給他換上。下午,家長過來了。他的媽媽,那個曾經給我們104宿舍帶來好多零食的“劉姨”,幾次哭得昏厥,又幾次醒過來趴在穿著嶄新常服的歐陽俊身上哭泣。

歐陽俊的追悼會在禮堂舉行,上千名官兵挨個走過他的面前,向他道別。許多兵都哭了,通信連的女兵們扎好一朵一朵的小白花,放在他的身上,把他映襯得更加俊朗清秀。縣城落成后,連個火葬場都沒有。在征求父母同意后,歐陽俊的遺體被安葬在陣地旁邊的一個小山包上。這里水清木華,背枕著巍巍群山,山坳中便是我們的陣地,往南是綿延的小丘陵,如同上蒼從天上撒下的一塊塊鵝卵石。這里方圓數公里沒有人煙,除了一幢用藤蔓和灌木偽裝起來的陣管連的房子,和房子中住的十幾個兵——以前是十六個,現在是十五個。

下葬那天,我掏錢從鎮上買來一刀黃表紙,燒在他的墳頭。青煙裊裊,夾著紙灰漫過我的頭頂,向著陣地方向飄去。

歐陽俊,我苦笑著說,一直以為你是來混日子的,沒想到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記掛著你的陣地。

……

山上下來之后,一個三期的班長攔住我。

“你叫夏拙,是吧?”

“是。”

“我是歐陽俊的班長,他這里有一封給你的信。這信他早幾天就交給通信員了,一直沒寄,現在你來了,剛好。”

“信?”我接過班長手里那已經貼好郵票寫好地址的信,滿臉狐疑地打開。

拙子:

你好!

老實說兄弟之間用這種方式溝通,總歸還是感覺別扭。但是,電話永遠不能替代信件,就像聲音永遠不能替代文字一般。我寫這封信,是希望能有機會讓你心平氣和地聽我說。

之前你打電話過來把我臭罵一通,然后又在我驚詫之際掛掉電話,讓我感覺非常委屈也非常惱火。琢磨了好久,并打聽了好久,才明白你為什么會有這么大動靜。

我要告訴你的是:我沒有寫什么匿名信,更不可能陷害自己的兄弟。因為我已經不再考慮提干了。之所以遲遲沒告訴你,是不希望你因為我打消了自己提干的念頭。

盡管先前我告訴你我來部隊的目標是提干,但被“發配”到陣地之后我的想法變了。還記得有一次在電話里跟你講過的“仁者心動”的故事嗎?我在這里最大的收獲便是學會了“心不動”。這樣說起來可能有些玄乎,那么我就直白一點告訴你吧。過去的我(其實我們都是)總是浮躁,追逐于人生得失,挖空心思謀求所謂最好的出路。我們渴望愛情,熱衷事業,崇拜金錢,唯獨沒有認真關注過自己內心深處的感受。我們為了所謂的明天耗盡體力和智慧,卻把當下過得敷衍了事。而明天,更有明天的煩惱。

佛說人有四重境界:看破、放下、自在、隨緣,看破了才有可能放下,放下了才有機會享受自在人生。(你是不是又在笑我賣弄佛法了?)這是一個好地方,因為它清凈。世事紛擾,只有遠離了塵世的喧囂,真正清凈了你才有可能參透人生。

拙子,你知道嗎?我們的陣地上有一棵樹。就在我的哨位旁邊。剛開始上崗的時候很難受,老想著有什么辦法能逃離這里,我甚至規劃了自己的逃跑路線。有一天,我百無聊賴地走近了那棵長勢不怎么樣的樹,赫然看見樹干上寫滿了名字。名字寫得不怎么樣,有的因為樹皮掉了或者樹長開了還顯得模糊不堪。我問老兵這是怎么回事?老兵說,這棵樹從陣地建好那時起就在,一直陪著守陣地的兵日復一日地過著。每到退伍的時候,面臨復退的老兵沒什么可留念的,便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樹上,就這樣,守著陣地的老兵換了一茬又一茬,樹上的名字也越來越多,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了。

多好的一個故事啊!這樣的故事只屬于我們守陣地的兵,跟你們沒關系,跟外面的世界更沒關系。所以啊拙子,我決定哪兒也不去,就在這里待滿兩年,等退伍那天,哥們兒要親自把名字刻在樹上……

信還沒看完,便被我一滴又一滴滾下臉頰的淚水洇得字跡模糊。我小心翼翼地用襯衣把信紙上的淚水擦干,方方正正疊在左胸的口袋里。我跑向陣地,尋到了歐陽俊提到的那棵樹。樹上布滿刻痕,一道刻痕就是一個名字,有“陳方貴”“周至遠”“曹喜來”“張卓”……這些名字從兩米多高的樹干一直刻下來,字體或娟秀或粗獷,或規整或豪放,有的因為樹皮愈合已若隱若現,還有的因為字跡潦草無法辨認。這是一座碑,一座只屬于陣地守護者的碑。

我找到班長,借來一把刀子。懷著無比虔誠的心情,在樹干上刻下規規整整的三個字:歐陽俊。

回去之后,黃文告訴我,寫匿名信告我的不是歐陽俊,而是她辦公室的楊干事,也就是曾經為我寫報道的機關“一支筆”。他追了黃文半年都沒見動靜,便偷偷用政工網管理員的身份調出了她的聊天記錄,發現了我們之間的秘密。他寫匿名信既是為了報復我的“奪愛”,又是想讓黃文迫于壓力斷絕跟我的來往。

“至于林安邦,他們連一個老兵嫉妒他當班長,便把他給告了。”

“我還要跟你交代的是,”黃文頓了頓,有些閃爍地告訴我,“歐陽俊根本就沒有遞交提干申請。”

“已經不重要了。”我淡然地笑著,看了看她。

“怎么不重要?”黃文有些興奮地拽著我的胳膊,“你這邊我做了很多工作,主任也表態了,出于對你前途的考慮,咱們的事情不再追究。旅里全力保送你進提干班。”

“可是黃文,”我定定地看著她,“我已經決定放棄提干了。”

“夏拙,你啥意思?”黃文愣了。

“我放棄提干。”我重復道。

黃文站在我面前,喊道:“夏拙,你考慮清楚!”

我微笑著點點頭,從她身邊走過。

我的身后,傳來黃文的抽泣聲,“夏拙,你考慮清楚!夏拙,你考慮清楚!”

5月初,關于上等兵林安邦和大學生支教老師吳曲的故事被先后刊登在《東風報》和《解放軍報》上,隨后引起了強烈的反響。因為這篇稿子,作者黃文被上級機關看中并調走。6月,林安邦打來電話,告訴我他即將去武漢參加提干班的學習。

“好好學,等你回來就扛星了。”

“拙子,在那邊待著寂寞不?”電話里林安邦問我。

“還好。”我回答。

“我是說真的。”

“我也是說真的。”我一臉嚴肅地回答他。

“那你不覺得枯燥、無聊?”

我輕嘆一聲,說:“安哥,我給你講一個‘仁者心動’的故事吧……”

掛了電話,我挎著“八一杠”,緩緩踱到無名樹下,看著已經有些陳舊的“歐陽俊”三個字,在它的下方找到了一塊空地。

等到11月24日,我要在這塊空地上刻下兩個字:“夏拙”。

初稿2013年3月22日星期五凌晨2點33分

終稿2013年6月15日星期六下午2點55分

喜歡《斑斕·畢業了,當兵去》嗎?喜歡豐杰嗎?喜歡就用力頂一下吧!

大小单双怎么看规律